【维勇】 Yuri on eyes 06


##基本上依照动画番时间轴移动,私心添加小互动以及......(微笑)

##维克多视角

##我所理解的维克多

##以上都可以的话,请往下  \(´♡`)


  「我希望维克多将所有会跳的四周跳都教给我!」

  自从在海边谈心后,勇利变得很积极,似乎现在才真正下定决心要夺得金牌,勇利闪闪发光的双眼鼓舞了维克多,他瞬间也热情高张,他拍手说了一声:「好,那就先从4S开始。」

  维克多示意勇利看着他,向后滑行,金色的冰刀在滑冰场的冰面上刮出悠扬的声音,左足后内刃起跳,沾附在冰刀上的冰屑轻轻扬起,随着在空中旋转四圈的维克多飞舞,最后右足后外刃落冰,滑到勇利眼前。

  「看清楚了吗?」

  「看清楚了!」勇利点头,说话的声音很响亮。

  维克多露出鼓励的眼神,勇利随着维克多滑行的轨迹移动,起跳都很顺利,但旋转的力道就减弱下来,虽然翻了四周,但最后落地的时候手扶了冰,很可惜,只差一点就完成了。

  维克多朝勇利大喊:「出力的方式对了喔!不过跳跃的高度不够,加油!」

  勇利朝维克多点头,顺着滑冰场滑行,调整身体的平衡感,在滑行滑冰场两周回到原地的时候,再次挑战4S,却还是手扶冰了。

  「没关系,可能是没找到感觉,再一次喔!」

  勇利连续挑战了十几次,但是都没有成功,这一次,勇利跳跃的高度明显不足,勉强旋转四周就跌倒在地。

  维克多滑过去,伸手将勇利从地上拉起来,用不赞同的眼神看着他说:「勇利如果觉得不行的话,就休息一下吧!练习跳跃太勉强会受伤的喔!」

  勇利皱着眉头说:「我明明已经看得很清楚了,也知道要怎么跳,但是却没有办法好好完成。」

  「嗯。」维克多想了一下,绕到勇利背后,两只手掌环住勇利的腰。

  「什么?」勇利惊慌地转头,正巧对上维克多认真的双眼,瞬间脸颊就红得发烫。

  维克多看向勇利通红的耳廓,心跳快了两下,觉得容易害羞的勇利好可爱。

  他咳了两声,在勇利耳朵旁边说:「你用这样的姿势起冰跟落冰,不要旋转,我看看你重心对不对。」

  「是……」勇利的声音有点发抖,但还是很听话地轻轻跳起落下。

  维克多放开双手,自己跳了一下,感觉重心的偏移,接着绕回勇利面前说:「重心也没问题,难道……」

  说着,维克多就伸手去按压勇利的大腿。

  突如其来的举动让勇利吓了一跳,大叫一声连忙往后退,但因为太慌张了,差点拌到自己跌倒,幸亏维克多环住他的后腰。

  反作用力让他撞向维克多胸口,发出一声沉闷的碰声。

  「勇利的头是铁做的吗?感觉肋骨要断掉了。」维克多用另外一只手揉了揉被勇利撞到的地方,苦笑着说。

  勇利的歉意瞬间变成不满,他皱着眉头小声说:「还不是维克多你突然摸过来。」

  「喂喂!怎么说的我好像变态一样?」维克多抗议。

  勇利满脸写着本来就是。

  维克多决定忽视勇利谴责的眼神,对勇利说:「我记得勇利你之前说过,你是先学芭蕾再学滑冰的对吧? 」

  「是啊!怎么了吗?」

  「果然。」维克多确定勇利能站好以后,放开扶住他的手,却没有退开,笑着对勇利说,「练习芭蕾舞会让肌肉和肌腱变得比较柔软并且具有伸展性,但是对滑冰来说,这样的肌肉爆发力不够,所以花滑选手绝大多数都是先学滑冰再学芭蕾的,勇利的大腿太软了喔!会让人怀疑里面肌肉的含量呢!」 

  勇利像是大受打击,喃喃自语着:「所以摸起来的感觉是里面都是油脂吗?」

  接着他像是下定什么决心,突然伸手按维克多的大腿,还用五根手指头捏了捏。

  勇利手掌的温度透过薄薄的布料传到维克多身上,力道轻柔的捏就像是挑逗般,带来一丝异样的麻痒,维克多忍不住瞇细眼睛。

  所以说,勇利这是要一起当变态了吗?维克多表情微妙地勾起嘴角,不过他对自己的身体还是很有自信的。

  他双手插腰,爽朗地问勇利:「感觉怎么样?」

  勇利将手收回来,也捏了捏自己的大腿,沮丧地说:「很有弹性。」

  维克多深吸一口气,最后还是忍不住朝勇利扑抱上去,蹭蹭勇利的脸说:「没关系,柔软的勇利也很可爱呢!」

  「维克多你放手啦!快告诉我怎么解决啊!」勇利无奈地推了推维克多,力道非常小,与其说是推拒,不如说是类似撒娇的难为情。

  维克多放开手,拍了两下说:「好,那今天还是先基础训练吧!先从短跑开始。」

  「是。」

 

  维克多喜欢看勇利见到他时,双眼亮着光的样子。

  长谷津没有什么好的短跑场所,只能在少见人的道路上奔跑,绵延的林荫下安静且微凉,被树梢筛过的碎光洒下来,重迭的光影应该是闪烁得让人看不清底下的人物细节,但维克多总是能第一眼就看见,从远方奔跑过来的勇利,眼神中燃烧的光芒,那是任何事物都无法掩盖的光。 

  他按下码表,将毛巾及水递给勇利,惊讶地说:「比平常最好的纪录还少了三秒呢!」

  勇利的脸颊一下子染上浅红,他摸摸鼻子,别过脸说:「因为维克多在终点等我,我不想让你等太久,心里只想着要快一点,再快一点。」

  维克多笑了笑,手抚上勇利的脸颊,轻轻让他转过头来,他对着勇利的眼睛,声音柔软地说:「这种话,要看着当事人说啊!」

  他看着勇利脸上的浅红变成均匀的红,双手遮住口鼻,自喉咙间发出一声被扼住的声音,轻轻地说:「我会在这里,一直等着你。」

  「我…我再跑一次!」勇利慌忙转身向远方跑去。

  「好哦。」

  维克多看着勇利的背影,露出温柔的笑容。

 

  他也很喜欢勇利不畏惧挑战的专注。

  长谷津的重力训练室,使用的人不多,虽然有专人保养上油,但器材依旧大多沉淀着斑驳的颜色,勇利很自然地走到平时在用的器材旁,检查完毕之后准备使用。

  不过跟在他身后的维克多双手握住他的肩膀,将他转向另一边,声音拖得很长,他说:「今天先用这种喔!」

  勇利被维克多塞进一旁斜45度的座位里,照着指示双脚弯曲踏着器材踏板,样子像一只蜷曲的虾子,他看着维克多将重量调到220公斤,不安地问:「我…我没用过这种器材……这个重量真的…没问题吗?」

  「没问题!太重了可以调低。」维克多对紧张的勇利露出笑容,「这种器材是跳四周跳的快捷方式喔!不过勇利如果不想做的话,也可以换别的方式,但会比较久就是了。」 

  「要做!」勇利瞬间燃起熊熊的斗志。

  「好,三组十五下,预备开始。」维克多露出赞赏的表情,指导着勇利正确的出力方式,「这个礼拜的进度是250公斤喔!」

  「是!」

  虽然勇利脸上流满汗水,不过维克多却觉得勇利咬牙专注的侧脸,让他舍不得移开目光。

 

  有时也会有啼笑不得的时候。

  由于西郡家族的支持,他们得以使用无人打扰的滑冰场。

  休息室里静悄悄的,白炽的日光灯让整个空间看似更加空旷,两人的说话声并没有刻意压低,回响的语音在门外也听得见。

  「勇利,脚打开。」

  「等等,维克多你也先让我适应一下。」

  「不舒服吗?感觉可以了再告诉我。」

  「嗯……差不多可以了,等等,维克多你揉那里做什么?」

  「摸起来很紧啊!揉一揉比较舒服。」

  优子听到休息室里传出不明的喘气声,终于忍不住推开大门,里面的维克多与勇利一起望向优子,露出疑惑的表情。

  勇利坐在地上,双脚几乎摆成一直线,双手往前伸,而维克多在勇利背后揉捏勇利的肩膀。

  「优子小姐,怎么了吗?」维克多察觉到优子的脸颊泛红,以为有什么重要的事发生了。 

  「不好意思打扰了。」优子只是鞠躬大声说着,接着就退出门外。

  勇利疑惑:「小优怎么了啊?」

  维克多回想着刚才的情况,突然红了脸,扶着额头笑了出来。

  「维克多你在笑什么?」勇利更加疑惑了。

  维克多刻意略过脑海中闪过的一瞬画面,笑着说:「优子小姐一定是觉得你很可爱,我也是。」

  「什么啊?你们两个都好奇怪。」

  回答他的,是维克多像阳光那样灿烂的笑容。

 

  有时勇利会不经意对他流露出依赖与无助,会让他想朝勇利靠近。

  训练登阶的楼梯下方是一间学校,他曾经听勇利说过,过去曾经在那里就读。学校里面种满绿色植物,充满欣欣向荣的朝气,维克多忍不住多看了两眼,在俄罗斯,大多数见到的色彩都是雪白或灰色,连植物都呈现一种深浓的绿,节制而压抑,与过去经验截然不同的景色,总是可以很大程度的吸引他的目光。

  那天,他们路过的时间刚好是下课。

  三三两两穿着制服的年轻女孩一面看着他们一面轻轻谈笑,不知道什么时候,几位女孩变成一群,朝勇利包围过来。

  不擅长人际交往,也不擅长成为焦点,更不擅长与女孩子相处的勇利,立刻就朝维克多投去求救的眼神,像一只被陌生人包围的小狗,眼睛水汪汪的,不知该如何是好。

  维克多对勇利回以安心的眼神,朝人群走去。

  他就像摩西开红海般,人群见到他走近,就主动为他让开一条路。

  以保护的姿势环住勇利,他对周围人群眨眼,露出礼貌性的笑容说:「各位可爱的小姐们,请问有什么事吗?」

  在他开口之后,人群以更快的速度聚集过来,维克多在她们紧张结巴的话语中拼凑出她们所想。

  她们只不过是想合影罢了。

 「可以喔!」维克多笑着说,他接受合影,不过每一张都带着勇利一起,拍完照总是说,「谢谢,请大家多多支持花滑选手胜生勇利。」

  等到告一段落,维克多拿着手机请女孩子们传送照片给他,他翻动手机中的相簿,看着拍照时总是表情不自然的勇利,沉吟一下说:「话说回来,勇利好像从来没有和我合影过。」

  「是呢!」勇利露出遗憾的表情。

  「要照吗?」维克多扬扬手机,将照相功能调整成自拍模式。

  「要!」

  照片里的勇利脸上带着兴奋的红,眼睛闪闪发光,充满期待与喜悦,维克多凝视照片几秒,突然转头抱向勇利,说:「勇利好可爱,和马卡钦一样。」

  勇利对他的拥抱没有特别的反应,只是皱着眉头说:「为什么是马卡钦?我看起来像狗吗?」

  维克多拖长声音说:「你不是也养了小维吗?」

  「啊?什么意思?」勇利一脸莫名其妙。

  「种族相同才能谈恋爱啦!」

  勇利更加搞不清楚了,他问:「为什么马卡钦要跟小维谈恋爱?而且…不可能啊……」

  维克多看着勇利一秒黯淡下来的表情,问勇利说:「你要刚刚拍的照片吗?」

  「我要!」

  他看着操作着手机准备接收照片的勇利,觉得勇利真的好可爱,虽然迟钝了一点。


12 Feb 2017
 
评论(4)
 
热度(35)
© | Powered by LOFTER